中藥批發商情新聞

查看更多
中藥批發
日本佐藤藥品利用廢耕地種植漢方用藥材
日本佐藤藥品(奈良縣橿原市)計畫於2018年活用廢耕地進行漢方用藥材的種植。目前已正進行藥用植物的試驗性栽培、一邊擴大栽種範圍,同時也累積成分及連續栽種等資料,建構安定生產的體制。漢方的大企業如TUMURA等有在日本國內進行藥用植物的栽培。而佐藤等中小製造商則利用自己的優勢,活用地區資源,擴大本身的品牌力。佐藤藥品本身主力從事醫藥品的委託生產,從2014年開始租用在總公司附近的廢耕地進行土地整理及種植漢方藥材大和芍藥(至可採收為止需耗時4年),目前在7,000平方公尺的土地上種植有熟地黃、川芎、洋薏仁、薑、大蒜等。2018年除了芍藥之外,也會備齊其他主力漢方用藥材植物,同時4月將採用新進社員專門從事漢方藥材的種植,並且建設保管農機及農作物專用的農業設施。該公司接受約63家製藥公司‧180種項目的醫藥品委託生產,並生產自家公司品牌進行大眾藥品(OTC,即一般藥局即可購買的藥)的銷售,2017年的營業額為95億日圓,其中有70%是委託生產的藥,30%為自家品牌的藥。
中藥批發
馬來西亞中醫教育
民間中醫藥組織 中醫中藥傳入馬來西亞雖然自14世紀便有史籍可考,但中醫中藥有組織機構卻是在19世紀20年代才出現,成立宗旨或為將中醫中藥發揚光大,或為捍衛中醫藥界的權益。最早的中醫中藥組織是麻坡中醫研究所(1924年)、雪蘭莪杏林別墅(1925年)、霹靂藥材行(1925年)及檳城中醫聯合會(1928年) 隨後成立的中醫藥組織一度超過40個,分布在馬來西亞各州,各自發展。目前經衛生部會承認的組織機構分別為馬來西亞華人醫藥總會、馬來西亞中醫師公會及馬來西亞中醫師暨針灸聯合總會。馬來西亞的中醫師要想取得執業資格,需要成為任何一家組織機構的會員,並經由公會在衛生部註冊。在發揚中醫中藥方面,馬來西亞的中醫中藥組織機構始終扮演著主導力量,也是推動中醫中藥向前發展的原動力。換言之,這些組織機構領導馬來西亞中醫中藥發展,主辦中醫醫院、中醫學院、中醫研究院及開展各種中醫藥的學術活動。   中醫教育 教育是傳承文化最有效的方式,中醫教育對於中醫藥文化傳承的意義也是如此。只有推廣和保持中醫教育,中醫藥文化才能不斷延續,向前發展。如果沒有了教育的傳承,沒有後續的中醫藥人才接過前輩們的衣缽,那麽中醫藥文化長河將會逐漸幹涸,直至斷流。 馬來西亞中醫、中藥教育的發展呈階段性特征。早期(1955年前)因襲中國醫學教育傳統,重視家傳、師承或私塾名醫,多有較好的中醫基礎理論,而知識面往往較窄;中期(20世紀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開辦一些中醫學院、針灸學院,但因生源與經費不足,教學體系尚未形成等因素導致無定期招生或停辦,30多年全部畢業生不足千人,這當然與當時中醫藥尚無合法地位、從業人員總體素質不高等背景有關;1980年以後,馬來西亞與中國中醫院校聯合辦學,成績顯著,教學質量不斷提高,也促進了在職教育,比如來中國進修學習,請專家講學與開辦短期培訓班,學術交流也已啟動。此外,本世紀以來,隨著在馬來西亞傳統中醫藥法的醞釀和通過在即,馬來西亞當地私立高等院校紛紛建立受政府承認的中醫藥專業科系,培養專門的中醫藥人才。目前共有包括馬來西亞國際醫藥大學、英迪學院、南方大學學院、拉曼大學等7家大專院校成立或籌建中醫藥高等教育專業。這些中醫藥院校不僅是馬來西亞培養本土中醫藥人才的搖籃,也是馬拉西亞中醫藥研究的排頭兵。很多優秀中醫藥人才從這裏走出去,推動著馬來西亞中醫藥文化的傳播和傳承,也使更多的馬來西亞民眾享受優質的中醫醫療,是弘揚和繼承中醫藥文化的現實途徑和有效辦法。馬來西亞由政府認可的傳統醫藥高等教育籌辦,開始於2009年,在此之前,多為民辦方式。馬來西亞華人醫藥總會將整合現有的8所院校,成立一所中醫藥大學,以推動傳統中醫藥學術教育的發展。
中藥批發
中國大陸中藥市場發展綜述
本(2017)年前三季度中國大陸中藥進出口額為37.1億美元,與去(2016)年同期相比增加7.40%。其中,出口26億美元,下降0.27%;進口11.16億美元,增加30.81%。中藥飲片出口表現突出,出口量增加幅度高達49.68%。 中藥出口至118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亞洲地區既是中藥出口的傳統市場,也是主要市場。2017年前三季度,中國大陸的中藥對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出口額為15億美元,下降0.06%,占比達到57.73%,以美國、日本、中國香港、東盟和韓國為主。中國大陸對臺灣的出口量達4,587噸,下降1.92%,其中,人參、枸杞和當歸等主要品種出口額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中藥出口企業為3415家,民營企業是推動中藥出口的主要力量,出口家數為2844家,出口金額為16.76億美元,下降3.38%,占比高達64.49%;三資企業(在中國境內設立的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中外合作經營企業、外商獨資經營企業三類外商投資企業,稱為三資企業)出口家數為331家,出口額為6.2億美元,成長3.84%,出口金額占比23.92%;國營企業出口家數為234家,出口額為3億美元,成長10.67%,國營企業出口金額占比為11.52%,國營企業出口額同比增加幅度相對較大。 中藥進口企業為1425家,民營企業進口家數為889家,進口金額為6.37億美元,同比增長53.08%,占比高達57.07%;三資企業進口家數為443家,進口額為3.68億美元,同比增長13.80%,進口金額占比33.00%;國營企業進口家數為92家,進口額為1.1億美元,下降3.09%,國營企業進口金額占比為9.86%。 江蘇泰州建中國大陸醫藥城十年來,堅持創新引領,集聚要素資源,構築發展平臺,正在步入產業快速發展期。至目前,頂尖人才和企業加速集聚,現有專家45名在泰州創業興業,海內外知名生物醫藥企業800多家在泰州投資落戶,其中包括阿斯利康、塞洛菲、勃林格殷格翰等9家全球知名跨國製藥企業;產業化步伐加速推進,已有32家藥品生產企業取得生產許可證,17家藥企38條生產線通過GMP(藥品生產品質管制規範認證)。本年以來,生物製品申報數量占江蘇的50%、中國大陸的8.9%;醫藥行業規模加速突破,在中國大陸醫藥城的強有力推動下,全市生物醫藥及高性能醫療器械產業規模突破人民幣1100億元,成長速度超過20%,連續16年「領跑」江蘇。同時,加快由生物醫藥向「藥、醫、養、食、游」全產業鏈的大健康產業拓展,打響「健康城市」品牌,力爭到2020年產業規模突破人民幣4000億元。
中藥批發
馬來西亞中醫藥管理及醫療保險
目前馬來西亞政府對中醫藥並不實行單一的管理。政府已經以法律形式明確“醫”“藥”分成兩大塊來管理。從事中藥材經營的人員受馬來西亞藥品管理局(Drug Control Authority)管理;從事中醫行業的水準和門檻也以法律形式予以承認和拔高;對於醫務人員,政府已經立法管制現代醫藥從業員(包括醫生與藥劑師),傳統醫藥執業者不在管制範圍。 長期以來,政府對中醫藥行業采取聽之任之的態度,未出臺相應的管理法規,雖然中醫藥普及,但執業者的程度卻參差不齊,一些江湖騙子於中生事,鉆漏洞,大發黑心財,嚴重影響了民眾對於中醫藥的信賴度,給中醫藥的名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直到1996年,衛生部決定著手管制國內傳統醫藥,醫藥屬於專門性行業,所有診所與藥店,必須由該相關行業之行業總會及衛生部認可的“合格”人士管理。因此,傳統藥店與診所,也必須由擁有合格證書的專業人士管理。1998年成立了傳統醫學促進會,以協助馬來西亞衛生部進行對傳統醫藥在醫療、教育、產品和科研等方面政策和管制法規的制定。衛生部於2000年委任“總會”進行全國“中醫師/中藥師註冊”工作,規範化中醫藥。2001年發布傳統與輔助醫藥的政策法規,2004年正式成立“傳統與輔助管理局”。 一直以來,中醫、針灸與其他傳統醫學的診療費用不在醫療保險範疇之內,要求病人自費,這使中醫業服務對象受限,病種也趨於慢性病、終末期疾病。前幾年馬來西亞國內就有人呼籲將中醫、針灸納入醫療保險的提案,引起上層管理人員的重視。而且中醫藥的使用的確提高了馬來西亞國內的醫療服務水平,深得馬來西亞各階層人士的支持。不過遺憾的是,直到今天馬來西亞的中醫藥也未被正式納入醫療保險體系。不過可以預見的是,隨著馬來西亞政府對中醫藥文化的重視和支持,以及中醫藥文化在馬來西亞正不斷得到認可和發展,中醫藥加入馬來西亞醫療保險體系的那天終將會到來。
中藥批發
中醫藥文化在馬來西亞傳播的優勢
歷史久遠,往來密切 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2世紀,中馬兩國已有貿易往來和文化交流,東漢班固所著的《漢書·地理誌》記載了中國僧人、商船經馬來半島去印度的史實。漢朝時期,中國和東南亞的貿易活動中,已經出現中藥的貿易。至7世紀,唐朝已有華人移居馬來。南宋方臘起義將士、宋江的部屬也泛海南徙,到達馬來、泰國等地。公元1260年,元朝忽必烈遠征婆羅州(加裏曼丹,包括東馬),曾留下不少軍卒。15世紀,明朝三寶太監鄭和七下西洋,五至馬六甲,時稱滿刺甲(Malacca),帶去不少中藥材與中成藥,主要是茶葉、生姜、肉桂、大黃、茯苓等,留下醫生、匠人,著名中醫師匡愚,名載史冊,至今為人傳頌。那時的馬來西亞由滿刺加王國統治,與明朝交好,進貢朝拜、商務往來、文化交流都很頻繁,馬來西亞的豆蔻、胡椒、沈香、丁香等藥物輸入中國。15世紀以後,當地華人移民大量增加,有資料顯示,及至1941年馬來西亞之華人總數為2,418,615人,占當地總居民的44%,雪蘭莪(Selangor)、霹靂(吡力、Perak)等地華人過半。他們的醫療保健世代依靠中醫藥,尤其是勞作在吉保山區的采礦工人和種植園的勞工,更是倚賴中藥、針灸來繁衍生息。近代歷史發展中,隨著中國沿海移民的增加,中國的醫和藥開始在馬來西亞流傳,得到當地華人及各族人民的歡迎,逐漸發展成今日的面貌。 氣候濕熱,草藥豐富 馬來西亞處於潮濕的熱帶地區,四季如夏,用中草藥保健甚為普遍,以清暑勝濕,解毒辟穢。且多丘陵山區,為雲貴高原橫斷山的余脈,海拔2,000米以上,又三面臨海,四季多雨,故森林植被面積廣闊,不僅擁有地域性的疾病,且擁有豐富的中草藥資源,因此也為當地中醫藥帶來一定的特色。馬來西亞的草藥市場預計將以每年10%~15%的速度成長,發展潛力巨大。馬來西亞2005年草藥產品的市場價值估計已達45億零吉(1美元約合3.4零吉)。馬來西亞的動植物種類繁多,在亞洲排名第4,全球排名第12,而馬來西亞森林更孕育了5.2萬種具有商業價值的野生草藥,為馬來西亞成為草藥出口國奠定了基礎。 地緣相近,人緣相親 中國與馬來西亞共處亞洲,倚靠山水自古相連,雙方自漢代以來就通過多種途徑進行著傳統藥物、醫療理論和技術的相互補充和借鑒,豐富了各自的傳統醫藥水平。進入近現代以後,傳統醫藥的交流與合作越加緊密,因此,中國與馬來西亞一直存在著傳統醫藥交流的區位優勢和歷史傳統。由於種種原因,馬來西亞現代醫療體系與人民群眾的要求有較大差距,加之華人占總人口數的1/3,這就為中醫藥在馬來西亞的發展提供了客觀基礎。

中藥批發成功案例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