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技術商情新聞

查看更多
能源技術
技術革新帶動成本下降 大陸清潔能源應用時代加速到來
隨著技術帶動成本下移,以及「藍天保衛戰」持續推進,大陸正加速進入清潔能源應用時代,包括光伏、燃氣、風電等多種綠色低碳能源,也正快速「走進」普通家庭。 數據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底,大陸分佈式光伏發電裝機容量2,966萬千瓦。最近在北京舉辦的中國大陸分佈式能源發展研討會上,國網能源研究院新能源統計與研究所主任黃碧斌預計,到2020年,分佈式電源裝機規模有望超過1.6億千瓦,接近大陸發電總裝機量的10%。 專家們認為,各地工業用電價格普遍超過人民幣1元/千瓦時,在大型廠區屋頂及城市閒暇空間裝配分佈式發電,相較於居民「自發電」更具經濟性和可操作性,成本回收也更快。 國家能源局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大陸的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已連續5年全球第一,累計裝機規模連續3年位居全球第一。 目前,光伏產業正加速邁入「平價上網」時代。6月1日,大陸發改委、財政部、大陸能源局聯合發佈「光伏新政」:暫停普通地面電站指標發放、分佈式光伏規模受限、調低上網電價……儘管對行業可能帶來洗牌,但不少專家認為,最終無疑將促進光伏行業更加健康發展。 日前在第十二屆(2018)國際太陽能光伏與智慧能源(上海)論壇上,協鑫宣佈了自主創新的複合納米等高效電池技術將很快上市,通過技術的疊加,光電轉換效率有望從目前的20%左右提升至30%以上,進一步推動光伏發電成本大幅下降,擺脫補貼依賴,走向普惠能源。 全球太陽能理事會主席、亞洲光伏行業協會主席朱共山預計,2020年後局部地區太陽能和其他清潔能源成本將低於火電上網成本,2021年後大陸範圍內將實現光伏發電平價上網。 「因此在這一環境下,‘新政’更像是行業‘成人禮’。」對此,有業內人士也指出,一方面,新政解決了光伏發電和電網消納、協調發展的問題,另一方面,也為先進技術、高質量的光伏專案留下發展空間,促進行業進一步邁向無補貼式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全球最大的光伏市場,「鍛造」出的中國大陸光伏企業也正加快將綠色、低碳的能源帶入「一帶一路」沿線。「中國大陸光伏是全球成本最低、技術最領先的市場。」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表示,在「一帶一路」沿線發展過程中,不少地區對是否「先污染後治理」的發達國家模式都有清醒的認識,光伏利用的太陽能理論上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雙方具有巨大的合作潛力。 除了光伏,化石能源中相對清潔的天然氣目前也在大陸加快應用,尤其是發電領域,已發布的《天然氣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出,到2020年天然氣發電裝機規模達到1.1億千瓦以上,與2016年相比新增裝機量增幅超過80%。 雖然燃氣發電遠比燃煤發電成本高,但大陸企業已通過技術革新進行有效探索。大陸較早進行燃氣發電專案蘇州藍天董事長王世宏表示,燃氣發電成本基本是燃煤的2倍,上網電價只比燃煤高一毛錢左右,蘇州藍天的方案則是通過常規發電、餘熱發電、電熱聯產和熱冷聯產的能源四級迴圈利用來大幅提升效率,在為蘇州工業園區供電的同時,也為園區內的企業供熱,實現經濟性和清潔利用兼得。 值得注意的是,清潔能源改變能源貿易也將改變中國大陸能源結構。BP之前發佈的能源展望預計到2040年,中國大陸能源消費中煤炭的占比將從62%下降到36%,可再生能源占比則大幅上升,有可能從2016年的3%提高到18%。專家預言「現實的情況很可能比這一調整要更快,未來中國大陸的能源結構很可能是煤炭、油氣和更清潔的非化石能源三分天下。」
能源技術
中國大陸油氣管網主幹道總投資將達人民幣16,000億元
6月12日在河北省廊坊市舉辦的中國大陸國際管道大會的最新消息-「預計‘十三五’到‘十四五’期間,中國大陸油氣管網主幹道總投資將達到人民幣16,000億元,新建10多萬公里管道」。 隨著「互聯網+」與油氣儲運建設行業的深度融合,建設智能管道和智慧管網,實現全數字化移交、全智能化運營、全生命週期管理,正在成為行業發展的新目標。 當天的大會上,來自中國大陸、美國、德國、法國、澳大利亞、荷蘭等26個國家的340餘家企業齊聚一堂,展示尖端技術和最新產品,產業發展研討,深化合作交流,助推中國大陸內外管道行業持續發展。本屆大會還組織了企業對接、供應商大會等活動。 自2002年以來,中國大陸國際管道大會成功舉辦了九屆。本次大會以新動能·新創享為主題,旨在進一步促進中國大陸油氣儲運企業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共同探索商業模式,全方位、多角度地為全球油氣儲運行業提供更好地溝通交流機會和合作洽談平臺。 大會在延續歷屆裝備展覽、高峰論壇、產業研討的基礎上增加一系列紀念活動和供需方對接活動。展覽現場大陸眾多高校重點科研產品也首次以體驗的形式進行展出。 目前,管道局運營管理管道30條共1.8萬公里,擔負著東北能源戰略通道、主力原油、成品油管網的運營管理,以及中國大陸首條智能化管道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的建設任務。當前,世界能源行業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以天然氣為代表的清潔高效能源以及新能源加速發展,正在引發全球能源格局重大變革。大陸政府推動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更加注重綠色低碳發展,明確提出到2030年天然氣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占比提高到15%左右,加快油氣主幹管網、區域性支線管網和配氣管網建設,完善LNG接收站佈局和配套外輸管道,推進大陸油氣管網互聯互通,中國大陸油氣儲運設施建設從數量到品質都將大幅提升。
能源技術
新南威爾斯州可再生能源發展快速 供電達電力總需求量五分之一
澳洲新南威爾斯州可再生能源項目發展迅速。新南威爾斯州有近五分之一的電力來自於再生能源。目前新南威爾斯州仍有12個可再生能源項目正在建設當中。 根據澳洲廣播公司指出,新南威爾斯州的水力、太陽能、風能、生物能源和小型水電站的發電量達到19.6%,創下「破紀錄的貢獻」。目前,燃煤發電占新南威爾斯州供電的75.8%,天然氣占4.6%。 新南威爾斯州政府的可再生能源倡導者Amy Kean表示,對可再生能源貢獻最大的是雪山水力計劃,其次則是大型工業規模的太陽能和家庭屋頂太陽能項目。她表示:「目前看來,太陽能是真正的贏家,目前已有七分之一的家庭使用太陽能發電。在過去的5年中可再生能源的產能已成長一倍。」並指出,風能和太陽能成本的大幅下降,提升了太陽能發電的成長。 私人機構為可再生能源項目投資140億澳元,或者說「1萬兆瓦」的可再生能源系統正待興建。Kean表示,有37個太陽能發電場項目已被核准或等待批准,其中有24個項目已經進入規劃的階段。 目前,昆士蘭、南澳、維多利亞等州的可再生能源發展都領先新南威爾斯州。氣候委員會能源專家Andrew Stock說:「新南威爾斯州已經起步太晚,現在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新南威爾斯州有超過1,0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項目正在建設或已決定要新建,比起2017年2月極端高溫、負荷大幅成長時,利德爾(Liddell)燃煤發電站供給電網的電力還要多。」 利德爾燃煤發電站預計於2022年正式關閉,目前電力公司正在尋找替代能源。Kean表示:「當我們從舊的燃煤發電站轉型為新技術時,將發生一場有序的變革,它不需要燃料,而是利用我們的自然資源。」 新南威爾斯州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投資商,包括公開上市的國際公司—澳洲光子能源公司(PEA),該公司希望能建置7個太陽能發電廠。PEA總經理兼聯合創始人Michael Hartner說:「已經選好地點,這些項目的開發正在進行中。」他提及目前在傳輸網絡和購買協議方面的一些細節仍然有待解決,公司也希望從聯邦政府獲得更明確的答案。 聯邦能源部長Josh Frydenberg表示:「政府的重點是在向低排放未來的過渡期間,提供負擔得起、可靠的能源。我們的能源政策是技術中立而且是非意識形態的。澳洲在2016年的可再生能源投資成長5倍,自此之後,我們採納了首席科學家Alan Finkel的建議,確保可再生能源的儲存。在未來的能源結構中,可再生能源將發揮重要的作用,就像燃煤、天然氣和水力發電那樣。」
能源技術
「打手機叫飛機」-德國多軸飛行器開創新局
用智慧型手機「叫計程車」不稀奇,手機叫”飛機”當計程車才酷炫!不久的未來這項飛行夢將能成真,實際結合數位科技,來成就綠能經濟。 德國eVolo新創公司所開發的Volocopter 2X是全球第一架”空中計程車”,在本周登場的2018年漢諾威數位科技展(Cebit)上,首次在母國正式亮相。記者實地採訪發現,這項可載人的電動多軸飛行器(eVTOL),完全體現出德國工藝的美感與實用性- Volocopter光靠科技感十足的流線外型,就已經打敗一票同業了! eVolo根基於人口不到五萬的南德小鎮Bruchsal,該新創公司於2011年研發出這項100% 由鋰電池驅動的飛行載具技術,其後獲得汽車大廠戴姆勒(Daimler)與半導體巨擘英特爾(intel)等的巨資挹注。2016年獲得德國聯邦航空總署(LBA)的臨時飛行許可,並於去(2017)年在杜拜首度以無人機模式試飛成功。據了解,目前杜拜道路與交通管理局(RTA)正對X2進行為期五年的測試。 外型如同直升機般的Volocopter 2X頂部裝有18個旋翼由蓄電池組驅動,並採用三相永磁同步電機結構的直流無刷馬達(BLDC),快速充電可在兩小時以內完成。此外,Volocopter像電玩一樣,可以手搖桿(Joystick)操作,這項打破常規的發明屬於超輕型載具(Ultralight Aircraft)的輕型運動飛機,載重160公斤可供雙人乘坐,最高時速100公里,升降速度在每秒2.5至3公尺以內。其特色如同一般電動汽車般,不會造成廢氣與噪音汙染,因而獲得”飛行電動車”的稱號,可望在繁忙的大城市裡,提供一項綠能交通方案。eVolo公司總裁Florian Reuter表示,下班後用手機App預定搭乘2X去吃晚餐,在不久的將來將能實現。 然而,可載人的電動多軸飛行器在實務應用上,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首要之務即是電池續航力的問題:當前的電池技術僅能容許2X飛行大約27公里,航程不到30分鐘,只相當於短距離的市區計程車載客行程。除此之外,垂直起降的eVTOL,也需要合適的落地空間,這在寸土寸金的都會區並不容易。至於基礎結構建設上,諸如:維修點、停靠站、充電站等的建置仍是零起點。 不僅如此,俗稱小型無人機的多軸飛行器(Drone)引發事故層出不斷,也將多項法治問題搬上檯面。基於飛行安全考量,eVTOL還得需當地主管機關,如: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等核發正式執照,才能公開上路。 此其種種,估計eVTOL還要數年才能商業化。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先看看能不能用Drone叫pizza外送吧!
能源技術
電費漲幅達兩倍!澳洲的中小企業面臨艱鉅的挑戰
總部設在墨爾本市郊Bayside的ANCA是澳洲日益萎縮的製造業中還在苦撐的企業之一。 這家精密工具製造商在全球雇用超過1,000名員工,其中在澳洲有450名;該公司在2017年的營業額超過1.8億澳元,但當他們的電力供應合約到期要續約時,該公司的聯合創辦人Pat Boland說:「我們的電力供應合約即將結束,但電力公司現在報價漲幅接近200%。」 ANCA每年購電費用約為46萬澳元,目前的電力供應商Alinta報價將上漲至100萬澳元/年,而另一家電力公司Resolve Energy的報價更高到140萬澳元/年。對此Pat Boland表示:「我們是跨國企業,但澳洲真的是營運成本非常高的國家。」類似ANCA的情況並不少見,不具名的能源顧問指出,3年電力協議即將到期的企業都面臨100%以上的漲價。 為因應日漸高漲的電力價格,ANCA與能源供應商Flow Power簽署協定,從Ararat風電場獲得可再生能源,使這家製造商能夠以批發價格獲得穩定的長期能源。 ANCA是首批獲得可再生能源購買協議的小型企業之一,另外杏仁生產巨頭Olam Orchards Australia及葡萄酒生產商Idyll Wine也和Flow Power有簽此協議。 根據該項協議,ANCA可即時從可再生能源發電機中直接購買一定比例的風能和太陽能,並按照「接收或支付」的安排每隔30分鐘計算一次使用費。此計算方式下,ANCA每年的電力成本是70萬澳元,簽約10年,與原來相比,還是要多付50%。Pat Boland表示:「至少成本比最初的報價要低很多,而且也是一個雙贏的過程,不僅可以發揮我們作為社區成員的貢獻,並且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Andrew Reuss是Sustainable Energy Solutions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該公司專門從事能源的購買。他在受訪時表示,隨著能源價格不斷上漲,許多企業紛紛尋求替代方案:「任何三年電力協議即將到期的企業,未來電力帳單都將增加100%以上。」Andrew Reuss指出,能源的漸進式購買是中大型企業控制能源成本的另一種策略。不過,他也提出警告,直接從批發市場購買可能導致價格波動。 Andrew Reuss說:「在批發市場上,能源價格每半小時就會變化,如果批發市場加倍,能源價格就會漲一倍;相較之下,與零售商簽訂1到4年的固定合約,可保有經濟上的穩定性。」

能源技術成功案例

查看更多

能源技術影音專區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