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技術商情新聞

查看更多
能源技術
日商JERA進軍再生能源事業
東京電力與中部電力各出資一半成立的株式會社JERA 公司發表將正式著手於再生能源事業,該公司目前的發電容量約65萬KW,預計2025年度可達到將近8倍之500萬KW。 JERA近年起逐步承接東京電力與中部電力雙方的國內火力發電事業,並於今(2019)年第2季完成統合。JERA於國內所擁有的火力發電廠含建設中計有26座,總發電容量達6,700萬KW,占有率高達國內火力發電設備約50%。2019年營業額預測為3.6兆日圓,於日本的知名度逐漸提升,為國內能源巨大企業之一。 JERA決定參與再生能源之主要原因有二,其一為JERA與海外能源企業已構築良好關係,完成鞏固再生能源事業之基盤。其二為JERA擁有於國內外進行大規模Project之事業經驗之故。除此之外,該公司雖佔日本火力發電設備市場之將近50%市佔率,但其事業亦包括地球溫暖化主因之石炭火力發電,為因應全球興起的二氧化碳排出抑制,JERA有必要積極加入再生能源事業。目前再生能源含太陽光發電、生質能及水力、地熱發電,該公司擬參入的為海上風力發電領域,並計畫加入英國及台灣的海上風力發電市場。   資料來源:https://www.nikkei.com/
能源技術
太陽能三輪車在印度理工學院上路
印度理工學院德里校區在本周迎來了新的校園交通工具-太陽能人力三輪車。 依據企業社會責任倡議,印度中央政府轄下公司Central Electronics Limited (CEL) 於本周致贈10輛太陽能人力三輪車給印度理工學院德里校區。 該三輪車由CEL公司研發設計,該公司開發並生產了專用的300W太陽能板給這些三輪車使用。該公司說明,這些專用的太陽能板可以讓人力車行程增加1倍,不僅大幅減少人力車司機的體力消耗,還幫助他們收入加倍。 IIT 校園主任Ram Gopal Rao感謝的說到:「人力三輪車從2002年開始在該校區運作,新的太陽能人力三輪車,完美的將科技融合到既有的交通工具上,讓就業、環境及便利性都之間取得更佳的平衡」。 校園三輪車最佳時速為每小時10-15公里,新的太陽能三輪車引進了中國製的馬達,在有需要的情況下,速度可提高到25公里。對比電動三輪車售價印度盧比12萬5,000元,新的太陽能三輪車售價只要印度盧比6萬8,000元。
能源技術
YKK開發環保材質拉鍊致力減碳
YKK推出含植物分成來源的拉鍊「GreenRise™」,將原本由石油提煉原料(PET聚酯纖維)之30%轉換成植物來源的乙二醇,削減化石燃料使用量,並減低產品製程中所排放出的CO2。而植物提煉的聚酯纖維,係利用製造砂糖過程中產生的副產品「廢糖蜜」,有效利用資源。 該公司積極對社會付出貢獻,致力於環保產品的開發和銷售,導入對環境「零影響」的製程,削減CO2排放量,從多方面致力推廣以減低環境負擔。例如,為了提供安全且環保的產品,訂定綠色採購指導方針,從材料採購到生產、客戶使用期間和廢棄處置的整個產品生命週期,制定資源循環策略。 另,該公司亦推出符合聚酯纖維回收系統之拉鍊「NATULON®」,該產品係考量環保,利用再生材料的回收利用產品。另外亦推出同樣是環保類型,使用分解性樹脂製造的拉鍊,此產品埋在堆肥裡後,可被微生物慢慢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
能源技術
日本製鋼所將撤出風力發電機事業
日本製鋼所近日宣布,將撤出風力發電機之製造及銷售事業領域。該公司於2006年進軍風力發電機市場,於國內銷售135架風力發電機之實績。日本製鋼所表示,從製造事業撤退後,仍會持續提供發電機的保養及維修服務。 該公司於2014年10月進行風力發電機2MW機(J82-2.0)的自主性召回,召回的數量達108架,交換不良零件費用造成約160億日圓的損失,迫使該公司決定2016年起暫停風力發電機的生產。今(2019)年判斷該事業領域已無法確保收益,忍痛自市場全面撤退。 由於日本製鋼所不再進行風力發電機的生產,實質上目前能夠製造出力300kW的大型機種之製造商僅剩KOMAI HALTEC INC.,也就是說日本國內已無MW級的大型陸地風力發電機的製造商。   資料來源:https://www.nikkei.com/
能源技術
中國大陸稀土採用分離技術,全球領先
在神話中,息壤是可以自己生長不息的土壤。如今,一種類似「息壤」功能的新型萃取沉澱劑面世了,其「神奇」之處在於,可與稀土形成固體萃合物,並可以反復萃取和循環使用,大大提高了稀土分離富集效率,有效避免傳統技術中大量「三廢」污染。 作為不可再生的稀缺性戰略資源,稀土被譽為「超級工業味精」,當前低成本稀土清潔生產技術成為世界性難題,是各國競爭拼搶的行業制高點。這項由中國大陸中科院海西研究院廈門稀土材料研究所孫曉琦團隊發明的科技成果,相關工作日前在國際期刊《濕法冶金》上發表,使中國大陸在稀土采選分離技術上繼續保持全球領先地位。 繁榮之中的「三廢」隱憂 小到手機、照相機,大到精確制導導彈、火箭衛星,現實中處處都有稀土的影子。稀土分輕稀土和重稀土兩類。特別是,分佈大陸南方的離子型礦,佔據了全球70%以上的重稀土資源,其資源稀缺,可替代性小,可廣泛應用於航太、軍事、國防及新材料合成等高精尖領域。 然而,早前的大陸,雖是稀土大國,卻是相關研發的「弱國」。上世紀60年代,稀土分離提純核心技術一直掌握在世界少數國家手中。擁有巨大稀土資源的大陸,當時卻不得不從國外高價購進深加工的稀土產品。 經過徐光憲院士等老一輩科學家幾十年的艱苦努力,大陸稀土分離化學與工程研究取得長足進步,在稀土採掘、冶煉、分離提純方面佔據領先地位,建立了完整的稀土資源利用產業鏈,成為全球儲量最大、產量最大和出口量最大的國家。但傳統的稀土分離提純技術也帶來資源利用率有待提高、環境治理成本較高等問題。 據測算,大陸傳統離子型稀土礦冶金技術平均資源利用率不到25%,每分離1噸離子吸附型稀土礦消耗8—10噸鹽酸、6—8噸液堿或1—1.2噸液氨等。國家傑出青年基金獲得者、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李梅為此曾痛心地說:「幾十年來,我們為全世界提供了90%以上的稀土原料,別的國家用上了新材料,我們自己卻製造出了嚴重的環境污染。」 事實上,大陸傳統工業稀土分離體系源於國外,已工業運用幾十年,企業很難通過調節流程參數對其存在缺陷加以優化。如何改變稀土提取的原料結構,讓整個稀土提取工藝不產生「三廢」問題?多年來,大陸稀土行業一直在思考和探索著。 改變「亦步亦趨」的困境,從源頭上開闢自主創新之路!孫曉琦團隊著眼國家目標、立足基礎研究,開拓新型萃取體系,率先開發新型「分離術」,推動清潔高性能稀土分離技術的研發,提升資源綜合利用水準,努力實現可持續發展。 目前,孫曉琦團隊已構建起新型的清潔高效稀土分離技術體系,包括新型萃取劑和分離材料、稀土礦浸出液富集技術、重稀土分離工藝、離子液皂化技術、放射性廢渣綜合處理技術等。其創新性工作相繼在《美國化學工程師學會會志》《美國化學會可持續化學與工程》《綠色化學》等國際期刊發表,並入選英國化學工程師學會全球獎、大陸化工學會侯德榜化工科學技術獎、大陸稀土學會傑出工程師獎。 「從工程技術中發現基礎科學問題,再將基礎研究所取得的成果應用於工業實踐」,目前該所已組建稀土高效清潔分離團隊、稀土回收技術研發團隊等8個產業化研發團隊,加快所研發技術在行業內的推廣,推動了大陸離子型稀土分離工業的發展。   資料來源:http://www.ce.cn/cysc/

能源技術影音專區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