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技術商情新聞

查看更多
能源技術
卡達將投資100億美元建立能源銀行
為配合卡達國內快速成長的能源產業,卡達將在2019年底建立價值100億美元,全世界最大的能源銀行,以銜接預計在2024年年產量突破1.1億公噸的液化天然氣。該能源銀行的媒體委員會(Media Committee)主委Mohamed al-Marri在一場於卡達首都多哈舉辦的伊斯蘭財經會議中宣布,並表示將於2019年第4季開始營運。Marri並提到該銀行將會是最大的伊斯蘭能源出借單位,主要對象為國內外政府及私營公司,包括石油、天然氣、石化產品及再生能源等相關專案。   資料來源:https://www.eqmagpro.com
能源技術
2019年UAE境內將增設50座電動車充電站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 Arab Emirates, UAE)的聯邦電力水力局(Federal Electricity and Water Authority, FEWA)近日表示,已規劃於2019年在UAE境內的拉斯海瑪(Ras Al Khaimah)、富吉拉(Fujairah)、 烏姆蓋萬(Umm Al Quwain)和阿基曼(Ajman)安裝50座電動車充電站,其中12座是快速充電站,其餘38座為中階速度充電站。 根據電池種類和容量的不同,充電時間最快僅需20到45分鐘,中階速度大約在2到4小時。快速充電站則將設置於UAE境內的高速公路上,中階速度的充電站則設置在FEWA的辦公室、政府機關、大學、醫院、飯店、觀光景點、公園、港口和機場內,其中設置於拉斯海瑪法院內的充電站將提供免費充電服務。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第一批20座充電站將於2019年3月於拉斯海瑪完工,此外,拉斯海瑪的綠能策略目標為將於2040年減少30%的傳統能源使用及降低碳足跡,增加綠色能源的使用及推廣。   資料來源:https://www.khaleejtimes.com/
能源技術
日本離岸風力發電商用化面臨瓶頸
日本離岸風力發電商用化似乎面臨瓶頸,2011年日本經濟產業省主導進行實證實驗,離福島縣海岸線20公里地點設立離岸風力發電廠。日立製作所與三菱重工業公司個別建設了2千瓦與5千瓦風車,實驗目的為測試是否能確保理論上的發電量。 日本經濟產業省2018年8月決定部分停止該實證實驗,象徵離岸風力發電困難重重。 該實驗發電廠風車設備利用率僅為3%,設備利用率代表實際發電量,事業化標準設備利用率為30%,實驗結果遠不如事業化標準。經過實證實驗,專家判斷無法實用化,決定撤掉風車。 日立製作所今年1月亦發表不再生產風力發電機,放棄該事業,如今連日本大廠也放棄風力發電事業,日本風力發電前途非常不透明。 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為日本再生能源政策轉機,經過天災帶來的電力危機後日本官民一體追求再生能源。2010年度電源構造中太陽能發電與風力發電均為0.3%,2017年度太陽能發電為5.2%,但風力發電仍為0.6%。日本國土有限,加上風力發電有噪音問題,因此離岸風力發電是否成功為重要的因素。 日本政府為促進擴大,風力發電去年已成立新法,為利業者較易參與,將海域利用權延長至30年,放寬法律規定。 雖然日本大型企業紛紛撤退風力發電事業,但亦有不少新參與業者,ORIX公司、德商西門子公司等有意開發日本風力發電商機。 根據瑞穗銀行試算,日本國內企劃之離岸風力發電總事業經費為2兆日圓,日本離岸風力發電是否順利發達或邁向衰退之路,未來幾年為關鍵期。     資料來源:https://zh.cn.nikkei.com/
能源技術
英學者致力研究如何於北海地下岩層儲存再生能源
英國學者正研究將位於大西洋的北海離岸風力發電能源直接儲存於當地海底地層中,但尚有高成本問題待解決。 英國愛丁堡大學研究團隊正積極研究如何將北海產出之風力及太陽能直接儲於當地海域地層中。其原理即運用強大風力或強烈日光產出的多餘能源來壓縮空氣,而後將加壓之空氣儲於北海沿岸多孔隙岩層中,俟能源需求大於供給時,再透過渦輪機將此加壓空氣轉為能源運用,藉此程序可將夏季產出的多餘能源移至寒冷冬季使用。 該工法針對再生能源產量波動的特性加以改善運用,其儲能設計尤其適用於離岸風力發電海域,但這個被稱為CAES (Compress-Air Energy Storage)的工法並非全新技術,早於20世紀70年代末在德國下薩克森邦的Huntorf城已有類似之壓縮空氣發電廠,該技術於當時的確為全球首創。 二者差別在於,Huntorf的工法係將加壓空氣儲存於兩個地層塩岩中沖刷出的洞穴裏,愛丁堡學者則是計畫通過鑽井方式直接將加壓空氣打入多孔隙砂岩層中,這些加壓氣體取代原先儲存於孔隙中的鹽水,待能源需求增加時可再將儲存於砂岩中的氣體提取出轉化為能源利用。 根據英國學者統計,該國島嶼沿岸所有海域的能源儲存空間足以供給全國冬季兩個月的用電量,但眼前的最大瓶頸係成本過高。經學者估算,透過此工法產出每千瓦小時之電價約落在0.42美元到4.71美元不等。儘管如此,該團隊相信透過未來的研究改善仍有降低成本的空間,冀望於不遠的未來即可達到降低電價的目標。   資料來源:https://bit.ly/2XjeFZV
能源技術
中國大陸建成世界最大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煤電排放5年降8成
煤電在中國大陸電力供應結構中約占2/3,是保障電力供應的主力電源,也是煤炭較為清潔高效的利用方式。但是,燃煤產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排放曾嚴重影響空氣品質。 近年來,中國大陸大力推動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現在,大陸已建成世界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近日,從大陸國家能源局獲悉,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大陸煤電機組累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以上,提前超額完成5.8億千瓦的總量改造目標,加上新建的超低排放煤電機組,中國大陸達到超低排放限值煤電機組已達7.5億千瓦以上,占全部煤電機組75%以上;節能改造累計完成6.5億千瓦,占全部煤電機組65%以上。 “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總量目標任務提前兩年完成,這顯示中國大陸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 大陸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說。 煤電污染物排放強度下降、排放總量得到強力控制 2014年至今,中國大陸開展大量工作推動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煤電產業邁向清潔高效“升級版”。 ——排放少了、煤耗低了。大陸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介紹,2012年至2017年,全大陸煤電裝機由7.49億千瓦增長至9.8億千瓦,在增幅達30%的情況下,電力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排放量從859萬噸、1,086萬噸、178萬噸下降至120萬噸、114萬噸、26萬噸,降幅分別達86%、89%、85%。火電機組供電標煤耗從325克/千瓦時下降至312克/千瓦時。據此測算,2017年節約原煤約8,300萬噸。 煤電超低排放為大氣環境改善作出了不小貢獻。國電環境保護研究院院長朱法華舉了一組數據: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對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重點區域細顆粒物年均濃度下降的貢獻分別達24%、23%和10%。“當前,煤電機組煙塵(顆粒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分別占全大陸排放總量的3.3%、13.7%和9.1%。”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副總工程師唐飛認為,中國大陸煤電污染物排放強度不斷下降、排放總量得到強力控制,煤電已不是造成環境污染的主要因素。 ——標準高了、技術新了。“2011年發佈《火電廠大氣污染物排放標準》之前,中國大陸的排放標準比日本、歐盟等發達國家和地區寬鬆不少。比如脫硫機組排放二氧化硫是400毫克/立方米的限值,美國為184毫克/立方米、日本為200毫克/立方米;如今實施超低排放後,二氧化硫的排放限值是35毫克/立方米。”在副總工程師唐飛看來,中國大陸火電廠大氣污染物超低排放要求比世界發達國家和地區還更嚴格。 目前來看,中國大陸煤電的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技術已較為成熟。拿世界首台百萬千瓦超超臨界二次再熱燃煤發電機組——泰州電廠二期工程3號機組來說,其發電效率已達到47.82%,成為全球煤電領域的標杆;2018年實現供電煤耗264.78克/千瓦時,這也是全大陸煤電機組的最好水準。 “在引進部分先進技術進行消化、吸收的同時,針對大陸機組的具體情況,中國大陸在實踐中也發展出了自主化的改造技術。例如在超低排放改造方面,中國大陸已形成針對幾乎所有機組類型的改造方案,而針對主流的常規煤粉爐發電機組,也已形成多種技術路線可供選擇。”唐飛說。 多項政策支援煤電企業實施減排改造 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支撐,也為其他燃煤行業今後實施相關改造探出了一條路。對於企業而言,改造成本會不會很高? 中國大陸國家能源集團有關負責人以世界首台超低排放燃煤電廠機組——舟山電廠4號機組為例:目前該機組的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約為2.7毫克/立方米、2毫克/立方米、19毫克/立方米,優於天然氣電廠5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的排放限值。但超低排放增加的成本不到0.02元/千瓦時,按照燃煤發電0.3—0.4元/千瓦時的上網電價,算上增加的成本,仍低於燃氣發電0.7—0.8元/千瓦時的上網電價。 為調動煤電企業實施改造的積極性,中國大陸也制定了多項支持政策,比如對達到超低排放的新建機組和現役機組分別給予0.5分錢和1分錢的電價補貼;適當增加超低排放機組發電利用小時數;污染物排放濃度低於國家或地方規定的污染物排放限值50%以上的,落實減半徵收排汙費政策。 未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戰來自散煤 儘管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逐步向好,需要努力的地方仍不少。 中國電力規劃設計總院副總工程師唐飛說,當前西南地區高硫無煙煤機組實現超低排放仍存在一定困難,有待繼續開展技術研發;此外,由於參與電網調峰等因素,煤電機組變負荷運行頻次和啟停頻次增加,煤電的能效水準和煙氣治理系統的穩定性受到一定影響。 根據安排,到2020年,具備改造條件的燃煤電廠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重點區域不具備改造條件的高污染燃煤電廠逐步關停。 “下一步將加大推進西部煤電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力度,持續提高煤電先進超低排放、節能技術和裝備的研發應用力度,提升設備的穩定性、可靠性和經濟性,進一步減少電廠對生態環境的影響。”中國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表示。 從長遠來看,未來煤炭清潔高效利用更大的挑戰來自於大量散煤,包括工業領域中的小鍋爐和小窯爐散燒煤、民用生活散煤等。 目前,一噸散煤大氣污染物排放量相當於一噸電煤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電力行業的機組污染物排放集中、易於管理,治理成本便於通過電價等支持政策疏導,相比之下,散煤消費的問題在於數量多、分佈廣、規模小、監管難度大。 唐飛認為,中國大陸的電煤比重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全球電煤占煤炭消費的平均水準為62.7%左右,美國為91%、歐盟為76.2%,中國大陸目前為53.9%左右。當然,還要注意的是,提高電煤比重並不等於提高煤炭在能源中的比重”。   資料來源:www.people.com.cn/BIG5/

能源技術影音專區

查看更多